靠脸吃饭的徐老师 - 【徐老师讲故事】32:伊莉丝贪图美貌变

靠脸吃饭的徐老师 - 【徐老师讲故事】32:伊莉丝贪图美貌变

2019-05-16    21'52''

发布人: 池锐Zoe

439 3

介绍:
《徐老师讲故事》节目内容均转载至徐老师视频团队,不做任何商业盈利目的,只为伴随听众朋友每一个夜晚,请一些朋友不要再进行恶意投诉。[心][心] 《徐老师讲故事》节目内容均转载至徐老师视频团队,不做任何商业盈利目的,只为伴随听众朋友每一个夜晚,请一些朋友不要再进行恶意投诉。[心][心] 徐老师讲故事音频版,带你了解《英雄联盟》里英雄们之间的恩怨情仇与英雄背后的故事。 蜘蛛女皇 伊莉丝 在诺克萨斯不朽堡垒的地下深处,有一处不见天日的禁地,这是致命的掠食者伊莉丝的宫殿。当她还是一个凡人的时候,她是曾经显赫一时的家族女主人,但是自从被一只阴险的蜘蛛之神咬伤之后,她就化身成了美丽的不死异类。为了永葆青春,伊莉丝孜孜不倦地捕食着无辜的人,而这世上也鲜少有人能够抗拒她的诱惑。 远在许多个世纪以前,伊莉丝就出生于诺克萨斯,是古老而强大的基西拉家族的一员。她很轻易地便明白了在意志薄弱的人面前,美貌是多么有效的一种武器。在她成年之后,为了进一步扩大家族的权势,她意图嫁给扎阿范家族的子嗣。不巧的是,这门亲事遭到了对方家族中诸多成员的反对。但是伊莉丝却成功地引诱了她的未婚夫,并将那些贬低她的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最终达成了婚约。 正如伊莉丝所计划的那样,她在婚后对自己丈夫的掌控可谓事无巨细。扎阿范家族越来越强盛,同时也让基西拉家族变得如日中天。虽然伊莉丝的丈夫是家族的脸面,然而知道内情的人全都清楚到底谁才是真正说了算的人。她的丈夫起初很能忍,但时间一长,他的不满从心底的恶疮中破口而出,因为在诺克萨斯的各大家族中,他已经成了一个无人不知的笑料。 他的怨恨日渐膨胀。终于,在那天晚上,又是一顿寻常的乏味晚餐,他告诉自己的妻子,他已经在她的酒水里投入了蚀肉化骨的毒药。同时他也摆出了自己的条件:她必须退居身后,不再在他攫取权力的道路上充当绊脚石的角色,这是获得解药的唯一办法。如果拒绝,他会看着她在极度的痛苦中缓慢地死去,而她的每一次呼吸都会让毒药的效力发挥得更加充分,将她的血肉和骨骼全都化成脓水。伊莉丝心里清楚,解药肯定就在他的身上,所以她在掌心藏了一把尖刀,然后开始扮演起一个悔恨不已的可怜妻子,而她的演技无懈可击,妙到毫巅。她调动起体内所有的魅惑手段,哭泣着恳求他的原谅,完美地掩藏了自己的意图。与此同时,毒药在啃噬着她的肉体,让她的身上出现了大片的畸形,四肢也在痛苦中抽搐。 当伊莉丝抓住了她的丈夫时,他才意识到——显然太迟了,他根本不知道她对他的蔑视有多深。她跳起身来,将尖刀猛然扎进他的胸口,然后缓缓地转动刀柄,直到他彻底死去。伊莉丝在他身上摸出解药一饮而尽,但毒药的作用已经无可挽回了。她的脸庞变成了一团烂肉,可怕的伤口和组织暴露在外,如同一具恐怖畸形的活尸。 从此,伊莉丝正式成为了扎阿范家族的女主人。在诺克萨斯的政治环境中,她的作为被看作是帮助帝国翦除了弱者而广受称赞。但是,关于美貌和权力的相互关系早已在她脑中根深蒂固,所以她退出了公众的视野,并戴上了一副面纱。然而,之后的伊莉丝终年不见天日,登门拜访的盟友和请愿者们无人得见她的真容,她手中曾经煊赫的家族也渐渐开始淡出人们的视线,逐渐变得暧昧模糊起来。她日复一日地在空旷的大殿中独自徘徊,只有黑暗才能让她感到心安,也只有在夜里她才会愿意冒险走出高墙。 某一天夜里,伊莉丝在夜游时碰见了另一个戴着面纱的女人。她的掌心里印着一枚黑色玫瑰形状的蜡记,并对伊莉丝轻声说,苍白女士最看重的便是她的才干。伊莉丝没有理会,径自走开了。但是,那个女人的话语却一直在她脑海中回荡,因为她还向伊莉丝承诺,可以让她恢复往日的容颜。不管她怎样提醒自己这绝无可能,但虚荣心和对美貌的渴望促使她决定去查个明白。她在大街小巷中逡巡了好几个星期,直到她又一次看见了黑色玫瑰的印记,镶嵌在一道通往诺克萨斯地下墓穴的阴暗门廊上。 这个隐晦的记号把她带到了黑色玫瑰的面前,这是一个在暗中探寻魔法的黑暗力量以及隐秘知识的团体。伊莉丝成为了黑色玫瑰的常客,她在他们之中卸下了心防,而且很快就与那位身怀奇术却又看不出年龄的美貌女子变得亲近起来。那便是人们所说的苍白女士。伊莉丝诚心地接受了这个社团的道义,但也总是忍不住想起当初她所得到的承诺:她的美貌能够重现。 苍白女士提到了一个阴森的地方,暗影岛。她曾经的一名助手死在了那里,因为他闯入了一头贪食的蜘蛛神的巢穴,还遗失了一把蛇形的仪式匕首。那把匕首充盈着强大的魔力,而如果伊莉丝能够取回来,她就能借助匕首的魔能恢复伊莉丝的容颜。伊莉丝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带上一队黑色玫瑰的信徒就出发了,尽管她心里清楚,如此诱人的回报,必定会要以血为代价 。 伊莉丝找到了一个债务缠身的绝望船长,愿意带着她和她手下的教徒们出海。大船在海上漂了几周,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