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书

与君书

2016-01-09    14'17''

主播: 摩西不摩登

81624 1736

介绍:
与君书|水绿 我不知你是否曾料想过这般结局,只是如此分离,总难免遗憾。 然不甘心却是毁灭所有美好的源头,太多的情爱话本早已揭晓此。可人心太丑恶,肆意滋长着阴暗情绪,一切无法再回头。 不知你是否还信我,世人皆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纵使你此刻尚不知晓,仍在怨我。但我想,总归是会原谅的吧。 近日来,卧榻在病床,身边相随的不再是我最爱的那一话《牡丹亭》,而是林觉民的《与妻书》。 世间多少人为此感动不已,我仍不能免俗。于此不要笑我,早已不再是标新立异的年纪,这些年,我一点点的接受自己也不过是平庸之辈,隐没在人群里才是我最常有的姿态。 自你之后,再未对其他事有不甘心。我知你已是我生命中的璀璨珍宝,这般光芒,于你之前不曾有,于你之后不再有。 不知怎地,最近几日梦里总能见到你。那是2008年初,我任性的缠着你带我去南方,去见一见南方女子的温婉可人,看一看那游园惊梦剩下的婉约情怀。可终究是天不遂人愿,途中冰雪封路。我们在陷入车流里早已无法动弹,只有等。漫长的焦灼吞噬掉理性,剩下的忧虑焦躁到最后成了声声哭泣,夹杂于此的是不停的埋怨。如今想起觉得太愧对你,仍感激你的低声安抚,坚定的告诉我我们不会命丧于此。即便你曾在事后取笑我见不了大阵仗,告诉我那么多车困于此自然不会无人救援,可我还是决定在那一刻爱上你,放下道德伦理。 更何况我们并非亲兄妹。 至今我都未参透爱情为何物,到底是一种生理分泌物,还是心理不满足?我只知晓,我这样敏感不安的性子,即便旁人再小心翼翼呵护,我也无法全然托付自己。能让我安心的,除了父母,就只有你。 生命的轨迹常常不知何时改变,回头望去才依稀辨认转折的痕迹。年少轻狂的我,趋于稳重的你。怎样看都很合适的搭配,前提是没有兄妹的称谓。好像此刻回忆当时的情形有些扫兴,原本我也不愿提及,想想却又忍不住这情意。 总是想要说与你听,日后不知何年何月何生何世再有机会。 昨夜在即将入梦的那一刹,神思脱离自己的身体,我仿佛看见了你,看见了2010年我们去看的最后一场电影。 我到达影城的时候就看见你在人群里,白衣独立,挺拔潇洒。就像是电影里的特效镜头,其余人都是行走奔波的幻影,我眼里只有你。 我忍不住向你奔跑,刚刚要挽住你的手。神思就突然清明。 剪不断的惆怅,无法避免的失落,盘踞在心里,旋转着,搅乱了我的睡意。 长长的时光也没有消磨掉那时的不甘,即便我认为自己早已无所求。可还是很遗憾当初挽着你的手的为何不是我,为何我只能在你身边做一个乖巧的妹妹。 约莫是我的排斥心理太明显,几个月下来林家姐姐也未能与我成为姑嫂般的相亲相爱,直到你们婚礼前夜我还听到她为此向你抱怨。 我冷笑一声,打算直接推开房门,看看到底以何颜面说出这些,可我却听见你说,“不过小孩子,与她计较做什么。” 不去论这句话偏向于谁,我就望见你推开了门,看向她的眉眼满含宠溺。 不过小孩子。 可你却宠着她。 我捏紧了手里的相片,冷裱膜划过我的手心,犹如刀割一样锋利。 我转身跑开,扔下一地照片。 我以为扔掉这锋利就能一并忘记你,可并没有。你仍旧活在我心底,爱同恨一般锋利。 我再没见过你,我定下南下的车票,连夜逃离。你的婚礼也没能举行,那一地的照片映着你的美丽妻子同他人一起巧笑嫣兮。 那一个月,我南下你北上。之后的年年岁岁,我归家你远离。 父亲不曾责骂于我,自然也没有你再护着我。 可一次次的归家却让我感觉到,这个家里已不再属于我,我到家时父母神色蔫蔫;而离家时,却满含期待。 所有人都知这其中是非曲直,却所有人都怨着我令你永失所爱。 可谁又管着我的永失所爱。 罢了罢了,这一切又有何可提及,不过是不甘盘踞心底。 只是我从不曾料想过这般结局,生命末途仅我一人,没能成为你一生华缎上的绚烂花朵,将将落得一个路人的结局。 旧日里我曾指着《牡丹亭》对你说道我定会找到一情令“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现如今却只能认命,“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到底是我爱的不够。 若有来世,只愿你不遇我,我不爱你,成就一个利落的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