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YueYue-沈园外

阿YueYue-沈园外

2021-06-09    03'43''

主播: 页知鱼 丶非驴

627 8

介绍:
唐琬,江南才女,自幼乖巧懂事,典型的大家闺秀,族中长辈都很喜欢这个女孩子,陆游的母亲唐氏也不例外,所以后来,陆家以一枚精美华贵的家传凤钗作为信物,与唐家定下亲事。 这两家原本相隔千里,一南一北,若是没有战争,陆游与唐琬也不会相识。风雨飘摇的年代,唐琬便是陆游生命中的一缕春风,温暖着他的心。 那些年,两人一起同读书品茗,既是知己,又是恋人。陆游二十岁那年,与唐琬成婚,彼此期盼着鸳鸯共白头。 婚后,二人琴瑟和鸣,依旧如婚前那般恩爱,共读诗书,难舍难分,如此深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女子太过聪慧机敏反倒不讨人喜欢。陆母唐氏是北宋宰相唐介的孙女,她目光长远,清楚陆游需要什么样的妻子,贤惠就好,无须才华横溢。陆母怕陆游沉溺于儿女私情,耽误了学业,便逼陆游休妻。 (有人觉得陆母嫌弃唐琬的真正原因是唐琬无法生育,其实,以陆游当时的家庭背景,即便唐琬无法生育,也可以纳妾,但陆母却选择休妻,可见她对唐琬的厌恶) 陆游曾将唐琬安置在别院中,偷偷与她来往,没过多久便被陆母发觉,陆母行事谨慎,没有将唐琬赶出别院而是命陆游娶了王家千金为妻。 不知陆游为何要应下与王氏的亲事,或许是受了母亲的威胁,又或许是出于无奈,总之,他娶了王氏,娶了一个自己不爱的女子。 唐琬心中应是怨恨陆游的,她努力坚守着这段爱情,哪怕被休弃,也不顾自己的名节与陆游私会,可陆游还是离开了她。 赵士程本是皇族后裔,为人谦和重情,对唐琬更是痴心一片,他不顾世俗偏见,娶了被休的唐琬为妻,明知唐琬与陆游伉俪情深,也无怨无悔,他愿意成为唐琬手中的一把伞,为她遮风挡雨,默默地守护她一生一世。 数年后,陆游再去沈园,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他曾经深爱的唐琬。 唐琬站在赵士程身旁,他看到了陆游,却不敢上前,如今,她的丈夫是赵士程,无论他爱不爱这个人,为了赵家的颜面,她都不可与陆游牵扯不清。 赵士程知道二人余情未了,他拿起一杯酒,递到唐琬手中,轻声道:“重逢不易,去敬他一杯酒吧。” 陆游将酒一饮而尽,二人皆落下苦泪。 唐琬走后,陆游在墙壁上这下了《钗头凤》将那些未说出口的话写在诗中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当年,他们被迫分离,一场欢情变薄情,离别数年,满怀愁怨,他无时无刻不在怨恨自己年少的软弱。 错错错,这段错误的感情毁了四个人,陆游、唐琬、赵士程、王氏,谁也不幸福,谁也不曾欢喜,到底是谁错了?是陆母唐氏,也是陆游。 一年后,唐琬再次来到沈园,看见陆游的题词,顿时泪如雨下,她错过了整整一年,如今才看到墙壁上的题词,太晚,一切都太晚。 此时唐琬已身患重病,气若游丝,即便有心去追寻爱情,身体也不允许。 她提笔,在旁和了一阙《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她一生太难,心事无法诉说,最终,那份思念与深情,也只能瞒瞒瞒! 当赵士程看到唐琬的《钗头凤》时又何尝不心伤?他对唐琬多年的深情,终究不敌一首《钗头凤》,哪怕他付出再多的爱,也从未得到过他的心。 同年清秋,唐琬带着遗憾离开了薄情的人世,赵士程终身未续弦。 陆游年迈之时,住在沈园附近,每次入城,必定登寺眺望。如今,几十年过去,墙壁上的字已然模糊不清,可他还是老泪纵横。 《沈园二首》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不知不觉,她离世已四十年,他站在桥上,望着春水碧波,思绪回到年少之时。曾经,他们二人在此共读诗书,湖水映着她的倩影,她的一颦一笑都那么美。这么多年过去,他依旧没有忘记他们的故事。 又过了数年,年迈的陆游已不能行走,路途如此近,却难行一步。风烛残年的他也只能在梦中回到沈园。 《梦游沈园》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梦中,沈园盛开着梅花,可惜,只见梅花不见人,故人已经化为尘土,他多想在梦中与她见一面,可她却未入梦。 他想,或许她还在怨恨他吧!怨他当年的软弱,怨他背弃了誓言,怨他离去多年。 八十四岁那年,他自知时日无多,那年春,在下人的搀扶下,他再游沈园,为沈园写下最后一首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唐琬离世六十余年,依旧被人爱着,念着。穷尽一生爱一个人,哪怕地老天荒,也不曾断。如此执念,只佩服陆游一人。 次年,陆游病逝,带着对唐琬的爱,永远离开。 这段故事到这里才算结束,故事中每个人都得到过爱,也爱了一生,可为何结局会如此凄惨?究竟错的是人,还是时代?
上一期: 第10话 制服白龙马
下一期: 第11话 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