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钓之乐》作者:童金喜

《垂钓之乐》作者:童金喜

2019-09-18    09'06''

主播: 闲云😸

134 1

介绍:
《垂钓之乐》 作者:童金喜 说到垂钓,文人有“烟波钓徒”称谓的唐代张志和写了一首《渔父》诗云:“八月九月芦花飞,南溪老人垂钓归。却把鱼竿寻小径,闲梳鹤发对斜晖。”政客有南唐后主李煜的“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快活如侬有几人”。 这种休闲自在的生活让人觉得很美好,有率性而为闲云野鹤般的自在;有物我皆忘自得其乐的痛快;有步履轻松无拘无束的境界。神仙也不过如此了,还有什么要值得我们去自寻烦恼的呢! 说实话,我平常很少钓鱼,因为对我童年的记忆来说,打鱼摸虾成为那时那会儿的习惯。童年无忧无虑,钓鱼经历很多,当然大部分是留下酸涩的印迹。曾经有几次钓鱼,看着水面静静不动的浮标,会生气地把鱼竿丢进水沟或鱼塘里面。所以,钓鱼对我来讲它只是一个提不上议事日程的话题。 后来也应朋友之邀去钓了几次鱼,对养鱼的人来说,虽然他们养鱼很辛苦,盼望每一年都有一个好的收成,有人去钓鱼并能够及时付费,养鱼人是非常高兴的。但很多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得到实惠,因为有些钓鱼的人大多是找了关系过来的。除去招待钓鱼的人吃喝之后,养鱼的人的收益并没有事先想象的那么丰厚,这是多么让他们苦恼的一件事情啊。 话又说回来,钓鱼的人大部分是为了追求垂钓之乐,享受的是整个过程,以及希望和等待的那种乐趣。他们大多数并没有指望最后获得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当然并不排除少数贪得无厌之徒,只要是鱼儿上钩大小通吃,一次钓的鱼非常多,丝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也不管是谁来买单,这样的钓客让人低看他一眼。 今年中秋节的前几天, 人们被“秋老虎”的闷热折腾得够呛,节后的第二日,到底盼到老天开眼,地面吹起了自然的凉风,比起平日来不知凉爽了多少倍,被憋的难受的我们相约一起去钓鱼,顺便到外面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趁机爽一爽心。 我们一行四人,自驾来到约好的地方。到了鱼塘找到位置,撑起遮阳伞,摆好凳子,整理完海竿、手竿之后开钓。水中鱼儿不少,钓竿精美,鱼饵芳香,几个熟识的钓友频频得手,自己却只能望水羡鱼,那心里的滋味难以形容。这到让我不由自主地吟哦起魏文帝曹丕《钓竿行》来:“钓竿何珊珊,鱼尾何蓰蓰xǐ。行路之好者,芳饵欲何为?”霎时间也就心平气和起来,顿悟凡事何必强求,不妨静下心来等着鱼儿上钩。 他们三人钓鱼,我一人手拿抄网负责捞鱼,配合默契的很,不一会儿就搞定了。钓起的鱼有青鱼、鳊biān鱼、鲫鱼、花白鲢和黄颡sǎng鱼等品种,事先说好的每人有两条鱼也就够了,正午之前立马就收了杆。然后就去找地方吃饭,没开车的喝点小酒,把酒品鱼时,几个人海喝胡吹一气倒也轻松。 在我们武汉西北的这个地方,现在钓鱼的选择,大部分是在别人的家养鱼塘里,以及专供垂钓的休闲农庄里。对于那些发烧友来说,当然有一些灌溉的沟渠里边也可以过一过手瘾,野钓小鱼小虾的收获不多,但也是一种自娱自乐的休闲方式。而去府河或汉江钓鱼的人,他们大多都是高手,况且天然流动水质的鱼品是钓鱼人的最爱,运气好时钓上几尾鳊鱼,亦或是几条翘嘴白,是不是可以在钓友当中吹嘘几日了。还有的高手会相邀去夜钓,当然夜钓对钓鱼的设备要求比较高,这里就不一一道来了。 退休在家的老潘,女儿出嫁得很远,老伴也去女儿那里带孙子们去了。他每天无所事事,他就会骑车带上他钓鱼的工具,在野外小沟小渠里四处游走,每日钓到的鱼,自己能吃的很少,他会在日暮时分送到菜市场里随地一摆,信口叫卖几个小钱,然后买来钓竿及其它设备,亦或还有秘制的鱼饵料,继续他那自得其乐的生活,乐此不疲循环往复。 垂钓之乐,只有钓鱼的人心里最清楚,外人是无法体会得到他们那种满足的。我虽不怎么喜欢钓鱼,但不等于我不敬佩他们那执着一念的追求;我虽不喜钓鱼,但不等于我作为朋友不去围观一下,去分享一下他们的快乐,然后让生活更显丰富和充实,你觉得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