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见你  如果我爱你,你来见我吧

想见你 如果我爱你,你来见我吧

2020-03-02    08'01''

发布人: 桃夭🌸🍑

7938 145

介绍:
我们的童年记忆中应该都有过那么几部台湾偶像剧,《流星花园》《王子变青蛙》《天国的嫁衣》《恶作剧之吻》…那时候当红的偶像,大多数是台湾偶像剧出身。 后来,韩剧侵入,内地剧崛起,观众审美发生变化,“霸道总裁爱上我”式的玛丽苏爱情不再有市场,台剧逐渐没落,《我可能不会爱你》成了最后的巅峰。 最近几年,台剧再次进入大家视野,《滚石爱情故事》《荼蘼》《花甲男孩转大人》《俗女养成记》《我们与恶的距离》……势头凶猛。 最近,很多人的社交网络都被一个叫「许光汉」的男人攻占了。 这个乍一看长相平淡的台湾男星,让「十佳男友」这个形象一下子有了具体的模样。  送他出圈的是一部台湾偶像剧《想见你》。  作为2020年开年第一热剧,《想见你》在豆瓣上有9.2的高分,它的好,是剧本、选角、配乐、质感等全方位的好,这部剧野心很大,明明是爱情题材,却不甘心只讲甜甜的爱情,从爱情延伸开来,它还涉猎了悬疑、奇幻、乃至社会话题… 既让人为剧中的神仙爱情而感动,又让人为剧中的时间循环、死亡案件而烧脑。 想要简单概括《相见你》的故事,很难。  《想见你》的开篇似乎跟一般的偶像剧别无二致: 在男友王诠胜遭遇空难离世后,黄雨萱沉浸在痛苦中无法自拔。为了从悲伤中走出来,黄雨萱开始寻找王诠胜不爱自己的证据,希望这样能让自己好受一点。 没想到,这一找果然就找到了一张王诠胜和女生的合影。  惊奇的是,这个叫「陈韵如」的女生长得跟黄雨萱一模一样。照片里的人也不是王诠胜,而是和王诠胜长得一模一样的李子维。 从这里开始,加入了悬疑和奇幻元素的《想见你》和一般偶像剧有了区别。  黄雨萱顺着照片里的线索开始查找和陈韵如相关的信息,发现她在1999年已经被谋杀了。 后来,借助一个随身听,黄雨萱穿越到了1998年陈韵如的身体里。  在那里,陈韵如过着和黄雨萱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唯一相同的是,她们身边都有一个由许光汉饰演的男生。 在1998年,陈韵如的世界里,他叫李子维。 魂穿到陈韵如身体里的陈韵如发现,眼前的李子维虽然不是王诠胜,但他们身上有太多相似的地方了。  这个时候,陈韵如的死期也一步步逼近了。为了解开谜团,黄雨萱必须在那之前找到杀人凶手,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可是正当一切刚刚有了眉目的时候,黄雨萱居然又穿越回了2019年。  这两次的魂穿只是故事的冰山一角。 《想见你》更新到第二十集,故事的全貌已经交待得差不多了。 故事里的李子维也一样,穿越到了过去和未来的两重时空里。也就是说,《想见你》是一个双向穿越的故事。  没有陈韵如,也没有王诠胜,在谈恋爱的自始自终都是黄雨萱和李子维两个人。 黄雨萱和李子维的数次穿越又形成了一个奇妙的莫比乌斯环,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所有事情环环相扣,形成了一个套娃式的逻辑结构。  比如1998年的陈韵如(黄雨萱的灵魂),跟李子维讲了一个面条和泡面的笑话。 这个笑话原本是王诠胜讲给黄雨萱听的,而王诠胜又是因为有了李子维的记忆才能跟黄雨萱复述的。 所以这个笑话的起点在哪里呢?究竟是谁先告诉了谁这个笑话? 这个闭环就像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一样,没有起点没有答案。  《想见你》的新和奇就在这里。试想一下,如果这个爱情故事用平铺直叙的方式来讲述该多么俗套和乏味。 可是加上奇幻和悬疑的内核之后,整个故事发生了质的变化。 关于这个故事的脑洞是如何神奇,如何冲破天际,应该不必再多说了。总之,大部分观众在熬过前两集的平淡之后,都会迎来一个大型真香现场。  除了烧脑,《想见你》里的泪点也非常多。黄雨萱大哭的镜头仅有两次,就是这两次让不少观众看到泪目: 一位同事研发出新的可视化模式,只需要一张照片,就能通过VR眼镜身临其境看到照片上的人。黄雨萱拿出了诠胜的照片,戴上了眼镜,幻象中她和黄诠胜在音乐会上相拥起舞,她笑着留下眼泪。  而现实中,却是她带着眼镜,搂着空气一边微笑一边大哭,这一幕出现的时候,不少观众也酸了鼻头。  还有一次,黄雨萱登上了王诠胜的社交软件,回看两人的照片,发现有一个叫Vicky的经常点赞和回复。她发动了身边所有人想要知道这个Vicky是谁,她一厢情愿地认为如果这个Vicky是黄诠胜的暧昧对象,说明黄诠胜没有那么爱她,那么她也可以不用那么爱他了。  至于大结局,也是有人欢喜有人哭。 在开放式结局的同时,这部剧又放出了超甜彩蛋,但关于结局究竟是he还是be依旧众说纷纭,被戏称为田馥甄(hebe)式结局。 我和朋友也进行了一番热烈的讨论。 朋友认为,2020年的时空里,李子维和黄雨萱历尽千辛万苦却并没有在一起,这么多年的努力都成空了。 李子维被打死之后就彻彻底底的死了,他和黄雨萱的记忆也全部都消失了,结尾的他们已经不是故事中的他们了。  我却觉得,目前的结局真的是最好最圆满的结局了。 2020年的时空里,他们确实没有在一起,但他们也不必再经历失去爱人的痛苦,等待爱人的煎熬,来回穿越的焦心。 1998年的时空里,完完整整的李子维遇见了完完整整的黄雨萱,他们不必进入别人的躯体,不必经历那么多撕心裂肺的痛楚,以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遇见了最初的对方。   同一部剧,同一个的结局,之所以产生如此迥然不同的观感,其实是大家对“记忆”的不同看法。 有的人认为黄雨萱和李子维多次穿越,跨越时空来相爱的记忆好珍贵,记忆消失了,一切都不存在了,好可惜。 有的人觉得黄雨萱和李子维确实是神仙爱情,但却苦多于甜,如果可以的话,宁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在最初的时空里相遇相爱,无风无浪的在一起就好。  追剧三个月,黄雨萱、李子维、莫俊杰、陈韵如、王诠胜……他们每个人都像是真实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也真切的为他们每一个人的命运而揪心着。 《Last Dance》和《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也成了我单曲循环的常备曲目,“只有你想见我的时候,我们的相遇才有意义”成了我理想中的爱情。记住了柯佳嬿的名字,爱上了许光汉这个宝藏男孩。 也真心希望每一个黄雨萱都能遇到李子维,每一个陈韵如都能接纳最真实的自己,每一个莫俊杰都有自己故事的主角,每一个王诠胜都能被这个时代善待。 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遇到“无论过去未来,都只想见你”的爱情。 真心感谢这段时光里,能有这部剧和他们的陪伴,让无聊的生活,多了一点点期待。 我想,疫情结束后,我最想见的人,不是什么特殊的人,他们都是我最亲爱的亲人朋友们,他们也是和我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的普通人。 多日未见的好友,我想和他们一起聚一聚,看一看家乡的新变化。虽然今年过年没有往年的热闹氛围,而如今已过了正月,春天就要到来了,希望病毒早日退散,一起迎接草长莺飞的二月天! 我在读以前一直看的书,比如说保罗·策兰的诗集。我觉得这个时候看他的诗有一种特别的意义。他是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幸存者,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之后继续写诗,对抗世界的绝望和黑暗,而并非廉价地歌颂光明。我觉得眼下面对某种灾难,大家情绪处于一种低潮时,或处在某种禁闭的限制中时,去看他的诗,能够体会里面被限制的一种诗性。 说真的,虽然因为疫情的原因假期得到了延长,但我现在无比希望早日出门,和朋友们见面畅谈最近的新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