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别了,我的大学(作者:安学珍 诵读:千纸鹤)

097 别了,我的大学(作者:安学珍 诵读:千纸鹤)

2014-04-09    20'24''

主播: 千纸鹤之声

32960 722

介绍:
别了,我的大学 作者:安学珍 诵读:千纸鹤 当我如候鸟一般要即将离此远去时,我突然感念起这块承载我命运和梦想的百年校园,及其里面的一草一木,乃至一切。在我的灵魂深处,它是那么亲切宽厚,深邃博大。 尽管我渺小平凡如山野里的一朵蒲公英,被一个顽皮的孩子轻轻一吹,便飞花碎玉般迎风四散,然后在一个不知其所以然的角落里再次驻足,等待好运的降临。这也许是我的夙su命所致。三年前的一个酷热难耐的夏日,命运安排我选择了木香园的一片绿。木香园的清雅和宁静是人人皆知的,棵棵比腰围还粗壮的云杉张开虬龙qiú lóng爪牙般苍劲有力的繁枝密叶,层层错杂的覆盖着整个校园,穿行其间,给人以行走在千年古刹gǔ chà里一般的情韵和自足,便愈发觉得富有诗情画意了。每个西大学子的记忆和梦想都会和这个静谧安宁的校园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有人在此留下了发愤忘食寒窗苦读的美好年华,或携手同行深情长吻的浪漫幸福,也有人在此留下了虚度光阴碌碌无为的悔恨泪水,或他乡之人失路之客的辛酸苦楚。我的校园是永远的,因长久的憧憬和天意的垂青使我有幸驻足于此,这也便注定我一生的命运充满了契机。年少时的我,痴迷于曾经的沧海和巫山的云雨,这就更注定了我的一生要历经无数苦难去追求和飘泊。现在想来,远逝的少年岁月有着无法追悔的浮躁和狂想,年幼无知的岁月历经鼻青脸肿焦头烂额的挫折打击,激情慢慢散去,感情也越发内敛,梦想却不期而至,一个极度冲动而惯于胡思乱想的年轻人,历经千辛万苦的执着追寻和苦苦挣扎,终于在此开始了他命中注定的梦想之旅。 不经意间的三度春去秋又来,寒尽热又至,蓦然回首间,一切变得遥远而又清晰,模糊而又亲近。但师长们那种各具风范的熏陶下的学业精进和心胸豁朗,连同飘逝的流金岁月一起化入了我的血肉和灵魂;那些来自四面八方五湖四海,有着不同肤色不同乡音的同学,组成的一个充满真情友爱的学习团体,给我永远的校园注入了一个自我的世界和氤氲的灵气。梦想的执着,学海的浩瀚,思想的碰撞,愉悦的远足,乃至忧心如焚的英语校考和省考,均因它的至真至诚的不朽鞭策和不曾荒废留下了难忘而美好的记忆。其实,木香园并不大,紫藤园也不过是一条曲折回环的走廊;除了一年一度的玉兰花开和迎春绽放,再别无奇花异草的美艳动人;园中多合抱不拢的各种参天古木,无论是在飞雪漫天的冬日,还是在阴雨绵绵的深秋,这些高大挺拔的古树总是给人以阴郁厚重的感觉,唯独在炎热的夏日天然形成一个浓绿惬意的凉爽世界,给人以无尽的快慰。漫步其间,鸟鸣隐隐,木香阵阵,偶尔会看见建于不同年代的高低错落的塔楼的一角,在层层绿叶间若隐若现。是的,我的大学的校园景致大体不过如此。但这素朴自然的宁谧,让所有在这里生活过的人,因感受到文化的厚重和岁月的悠远,历经岁月的沧桑却历久弥新,亘古常青。 其实,西大人说西大,不凡眉头间流露着自豪与自信,而内心深处明白西大不单指今天的木香园和紫藤园所在地,他们在思想深处还原了历史和意识深处的原初的西大面貌和概念:从陕西大学堂到西北联大,从建国初的“在侯外庐的旗帜下”到十年文革后的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西大人的校园思想既是当下的所指,也是久远的历史精神的所指。无论认识的差异有多大,在我们的世界里,西大的校园既遥远又具体,既有历史的沧桑厚重又有现实的辉煌发达。当这个美妙博大的世界与自我灵魂的世界在偶然的机遇里融为一体时,我也拥有了我心灵深处的一座不朽的大学。 我的大学梦想其实是为了完成一个多年以来翘首以盼的,历经苦难却难以实现的大学梦,在实现我的大学梦之前,我经历过一段漫长复杂痛苦难耐的艰辛岁月。命运给予我的最早的一段生命历程是物质的极度贫乏和生活空间的极度有限,这注定我要在西北一隅的一个孤独的村落里胡思乱想好多年,并为了自己那个崇高而神圣的念头又苦苦挣扎十多年。历经血汗与泪水的庄重洗礼,义无反顾的冲出那个给我生命的乡村摇篮,去五光十色的繁华都市打拼流浪,但现实的残酷无情并未将我拒之理想大学的校园之外,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期盼有一个我喜欢并且能够进入的大学校园,为了成功实现进入我理想大学的天堂,我十多年以来殚精竭虑,苦苦挣扎,蓄势待发。历经玄奘求经般的重重磨难和漫长跋涉,终于迎来了大梦方圆的欢欣时刻。西大校园里有了我自信不馁的脚步,年轻的心扉因十年期许的梦想实现而变得极度兴奋和快乐。无论是周天寒彻的冬日,还是烈日炎炎的三伏,在自强和进取的生命原动力的驱动下,我周身的血液如熔岩般沸腾不已。 我暗自思忖,作为西大的精神精髓,自强进取和超越自我体现了西大师生最宝贵最深刻的品质和活力。历经一个多世纪的风雨飘摇和电闪雷鸣,尽管有前进途中的举步维艰,迷路之人的焦虑惆怅,惨遭不测的失落无助,但巨浪淘沙,初衷不改,本色依然。历史风浪的喧闹和咆哮过后,接踵而至的必然是生机盎然、大气磅礴的激流勇进,无悔而坚定,自信而从容。尽管那些不期而至的风霜雨雪和阴云密布压抑着这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