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诗词竟然不是原创?(下)

这些诗词竟然不是原创?(下)

2021-10-15    09'12''

主播: 每天读诗词

1011 6

介绍:
北宋文坛盟主—欧阳修 北宋名人太多,只是看电视剧《清平乐》,里面的“背诵全文天团”就让我们瑟瑟发抖,所以说起“抄袭”的高超,还有一位,那就是苏轼的老师,北宋王朝一代文坛盟主欧阳修。 欧阳修是北宋王朝文学的引路人,他领导了北宋的“古文运动”一洗北宋此前晦涩难懂、追求辞藻华丽,不求文章内容的文风,而且善于提拔后进,唐宋八大家中,宋代有六位,除了他自己,其余五位全是他提拔的,简直是北宋文学繁盛的奠基人。他的诗、词、文章样样都是“王者级别”,所以“抄袭”前人诗句对他来说也是小菜一碟。那么欧阳修“抄袭”的是哪一首?就是那句“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这句“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是欧阳修在洛阳的时候和好友梅尧臣一起同游写下的,也是一首耳熟能详的著名词篇《浪淘沙》,全文如下: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词中那种面对聚散离合的洒脱和淡淡伤感的情怀,一直让人动容,与宋代诗祖梅尧臣的深厚友情也一直被传为佳话。可这句“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却是化用前人的。句子原版来源于唐朝著名诗人司空图的《酒泉子》,全文如下: 买得杏花,十载归来方始坼。 假山西畔药阑东,满枝红。 旋开旋落旋成空,白发多情人更惜。 黄昏把酒祝东风,且从容。 司空图的这一首《酒泉子》可谓是:“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语不涉己,若不堪忧”,在诗文中未提一字,却把爱国之思深藏其中,也是难得名篇!只怪欧阳修太有名气了吧,还是掩盖了原著的锋芒。 三、抄袭水平一般,让原创作者丝毫没有危机感的诗句。 刚才我们说了“抄袭达人”晏几道、苏轼和欧阳修,他们把人家的原创用到自己诗词里,害得我们都不知道原创是谁,真可谓登峰造极了。接下来有一位失败的“抄袭者”,直接引用前人诗句,却并没有掩盖原创的锋芒。那就是这句“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这句“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很多人也知道,而且爱好诗词的人,一般也知道原创作者是谁,那就是五代的诗人牛希济,全文如下: 生查子 牛希济 春山烟欲收,天澹星稀小。 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 语已多,情未了 回首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所以有一次我发了一首北宋诗人贺铸的一首《绿罗裙》,纷纷被挖,说贺铸“盗窃”了牛希济的“版权”,场面一度尴尬,贺铸的《绿罗裙》全文如下: 东风柳陌长,闭月花房小。 应念画眉人,拂镜啼新晓。 伤心南浦波,回首青门道。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这是贺铸一首怀念“老相好”的词,词中对恋人过往拂镜画眉的神态描绘得生动细腻,算得上是一首上好的情书,但谁让这一句“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太有名了,让读者早就记住了原创牛希济。 除了这些,其实在古诗词中还有很多诗人引用或化用前人诗句的现象,比如纳兰容若的“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就是引用唐朝诗人骆宾王的“相怜相念倍相亲,一生一代一双人。不把丹心比玄石, 惟将浊水况清尘”(《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还有最近诗词大会上一举夺冠的才女陈更,他作了一首诗,“心有灵犀一点通,乞脑剜身结愿重。离魂暗逐郎行远,满阶梧叶月明中。”四句话全部是原文引用古人诗句,但其中的相思意境却哀婉动人。 所以啊,能巧妙引用或者化用前人诗句,是非常实用而又有效的作诗方法,中国古代诗词从《诗经》到元曲,灿若星河,若是我们能博览群书,熟读古诗词,必要时引用一两句那也是锦上添花的。古人之所以能够“抄袭”得如鱼得水,不正是因为他们饱读诗书的缘故吗?现在的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读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