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村居 高鼎】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村居 高鼎】

2022-03-11    11'38''

主播: 每天读诗词

953 9

介绍: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高鼎《村居》 立春过后,小城依旧寒冷,时常夹有雪花,但已可以从风中嗅到春天的气息。那些枯枝残梗,衰草黄花,已悄然萌芽,只是要惊艳人们的眼眸,还需一段光阴的孵育。 每年二月依始,腊梅绽香,便迫不及待地期待春天的到来。如果春天到了,我将早起,听窗外的鸟儿叽叽喳喳的歌声。它们惊醒了清晨的梦,又给了我无数个午后长廊的春日时光;如果春天到了,我将推开一扇山上的木窗,看一林花开,有桃红、柳绿、叶青、草翠,还有潺潺流动的溪水,上面漂满了落花;如果春天到了,我要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小城的郊野,任汗水湿透衣背,手脚麻木,也挡不住我翻山越岭的决心;如果春天到了,我要背着垂杆,寻一无人小溪,睡卧芳草,悠闲的垂钓;如果春天到了,我会一如往年,背上行囊,赶赴江南。寻一座城,一湖水,几阙山和青石小巷,画舫楼宇。总之,有太多太多的愿望,想在春天兑现,也只能在春天守约。可春光如水,转身乍泄,只好精选一二,不负尚好年光。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这个春天,最想做的事情,是约上伙伴,去往农村的郊野放风筝,重温同年乐趣。都说,人要胸怀宽广,不执人间苦事。而我每次回想起童年那些快乐的时光,总觉一丝苦涩与怨念,数十载已去,仍未彻底忘记。人世因果相循,心有怨念,定是生了嗔恨之心,这是光阴留于我心间的晦暗,用于磨炼心智,待一缕春日的阳光,自可烟消云散。 人只有在弱小的时候,才会对世事滋生无限怨念,有一天你强大了,会发觉,曾经斯声力竭,精疲力尽,无法改变的结局,不过是挥挥手的事情。一如儿时,想尽办法不能如愿的风筝,现在挂满了厅堂。 诗写于清朝***战争之后,晚年的诗人遭受议和派的排斥与打击,壮志难愁,报国无望,退居江西上饶地区农村,耕读自给,燕雀为伴。上饶地区,山明水秀,地灵人杰,山间村落散发着氤氲的江南气息。三清山钟灵敏秀,婺源古镇温婉典雅。 三四月,春光乍泄,村子前后,青草发芽,黄莺往返,杨柳披着长长的绿枝,随风摆动,细抚堤岸。水泽和草木间蒸发的水汽,宛若烟雾般凝聚,笼罩着村子,仿佛罩上了一层薄纱,惹人沉醉。村口放学归来的孩童背着书包,你追我赶,匆匆忙忙,趁着东风将风筝放上蓝天。 山里村庄不比江南,没有粉墙黛瓦,青石小路,只有土墙茅屋,泥泞山路。但当春天来临时,一样是万紫千红,郁郁葱葱,朝气蓬勃,娇艳欲滴,春光无限。山里人家,多依山而居,靠山而食,良田土地,玉米糟糠,皆系于山,故而对大山心存感恩与敬畏。草木山石,野菜野果,皆取之有度。也正是因为山里人恪守本分,遵奉自然,少有贪欲之心,每逢春来,大山才会赠予丰厚的农家野味。香椿嫩笋,龙芽野葱,红姑油螺,以及山鸡野猪,竹鼠白兔等等,仿佛山里丰收的季节不在秋末而在春初。 第一次放风筝,是搬离大山几年后的事情了。一家人居住在山城重庆的一个小村庄,虽是寄人篱下,不如山里的一砖一瓦踏实,但生活总算有所改善。两层小楼,砖墙土瓦,门前宽敞的院坝可供我们姊妹玩耍,院坝周围果树相依,绿树成荫,每至春来,桃李争艳,梨花纷落,漂浮于坎下的鱼池中,波光荡漾。山城村落,人家户要比大山密集,生活气息更浓,门前人迹不绝,有过往的路人,也有了一起玩耍的邻伴。 以往高山密林中,几乎见不到有那家孩子放风筝,山城村落则不一样。小学五年级时,我们由村里转到了镇上的中心小学,学校背后的街巷一直连到赶场的路口。春天来临,街巷熙熙攘攘,到处是卖风筝的小店小贩。看着班里同学人人手上都拿着漂亮的风筝,为了满足幼小的攀比心,回家后和母亲谎称笔和本子没有了,要买笔和本子。其实那些笔和本子,都是为了骗过母亲,被我故意乱抄乱写浪费的,目的就是买到心仪的风筝。 从学校到村里,走路大概要一个小时,放学走在路上,看见那些离家近的同学,早早地回到家 ,在自家的院坝里放风筝。风筝在天空中飞翔,下面是绿油油的菜地和水田,屋前屋后开满了红艳艳的桃花,同学拉着手里的线奔跑于花色之中,不觉地也拿着手里刚买的风筝和同村的邻伴追逐起来,嘻嘻闹闹,归心似箭。可真到了村口,又显得忐忑不安,望着手里燕子形状的风筝,又高兴又害怕,只好和邻伴一起去他家玩耍。二人一开始在院坝里玩耍,后来发现院坝太小,不够施展,便拿着风筝跑到马路上放,全然不顾及来往的车辆。放着放着,就踩到了马路边的菜地里,绿油油的菜地被我们踩得七零八落,东倒西歪,为此,邻伴没少挨打。但即便如此,没过几天,两人又肆无忌惮起来。 因怕回家被母亲看见,每次尽兴后,我都会把风筝交给邻伴,由他代我保管,自己背着书包回家。母亲问起新买的笔和本子,就说放在学校,忘记带了。到了周末便以打猪草,菜蕨菜为由,和邻伴偷偷跑到山上疯玩。 村落的山丘不比老家的大山,有很多平坦开阔的地方,长满了蕨草,用来放风筝再合适不过。放下背篓镰刀,将白线系于风筝上,一只手拿着风筝,一只手拿着线,顺着风的方向奔跑,风筝一下子就飞了起来,然后转过身来,一点点收放手里的线。只见风筝越飞越高,心情也不自觉地激动,放得越高,越是紧张。有时候,放得正高兴,一个不小心,线一松动,风筝便随着风摇摆起来,无论我们怎么收线,都无法阻挡它坠落。之后就像发了疯似地在杂草中狂奔,生怕慢一步,风筝被别人捡走。跑到跟前,发现风筝还在,才敢松气。那时候,我们经常一玩就是一天,直到天快黑了,才慢慢弯下腰,打好猪草,采些蕨菜,背着回家。 黄昏,背着背篓,拿着镰刀,走在路上,田野间时不时传来阵阵花香,青草在夕阳的照耀下,泛起缕缕微光,不远处,农家的瓦檐间炊烟袅袅,仿佛手中刚放出去的风筝,不知道什么时候,春风就吹断了白线,只剩云霞在天空中飘舞。 阔别山城,已有十余载,曾经以为会终老此生的村落,成了回不去的又一故乡。因为一些不愉快的经历,再不曾归去,以至于那些美好,被光阴埋藏,十余载后,被文字翻起。有时候,人就是这般心胸狭隘,因为一梗枯枝,就抛弃了整个春天。连同当年赏心悦目的风景,肝胆相照、桃花潭水的邻伴,一起被光阴贴上阴云的标签,相忘红尘。好在,经尘经世,千山万水后,我们又穿破虚空迷障,拾回那一份天真无邪。此后,山长水远,再不生嫌隙。 我应当感谢先贤古人,若非他们的诗句词章,令我开阔眼界,增长胸怀,即便春回大地,回想起的,或许仍是岁月留于心间的那一丝晦暗。都说,人越年长,心中的杂质越多,对这烟火红尘,也越发厌倦,失了初心。但也正因如此,让我们看清了人世间的美好,懂了放下,学会了珍惜。 春天将至,我又将背上行囊,赶赴江南。这一次,不只为青山碧水,高台楼宇;不只为青石小巷,雕花红梅;也为了那一只与小城相似,又不尽相同的风筝。我想知道,江南的风筝,在花红柳绿间,又会给我留下怎样不可磨灭的印记? 文/闲花 一个平凡至简的男子,喜爱文字 ,迷恋诗词。深信,人到一定年岁,走过闹市荒林,有些事自会清明如镜。 曲子:唐辉《心事谁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