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瑶中上by华裳不抵秋凉

忘川瑶中上by华裳不抵秋凉

2015-08-04    00'20''

主播: Bigbuilng李哒哒i

220 2

介绍:
Chapter 4 心动 阳光夹在丝丝云彩中照向未央宫,宣室殿的檀香已经快要燃尽,老皇帝的生命已经走向尽头,吴亦凡的步子沉稳,走到龙床前跪下。老皇帝的眼睛微微张着,似是不舍这大好河山,吴亦凡伸手帮他合上双眼。一个时代结束了,他,吴亦凡,要称霸万里河山。行了三个大礼,一步步走出宣室殿,伸出双臂,阳光落在他身上,除了张艺兴,所有在场的人齐刷刷的跪下,高呼:“吾皇万岁。” 张艺兴死死的盯着吴亦凡,眼泪向止不住似的,他,也许,爱上了。爱上他的威严,爱上他对自己的独一无二,他在大殿宣布让自己跟着他时,就已经动心了。或许是更早,他说:我在长安等你那时候。 吴亦凡也没有管张艺兴,拂袖走向了神明台,他要想想怎么对付朝堂里那些老臣。新官上任三把火,腐朽的,恶心的,老旧的东西,应该清理清理了。至于让那帮人同意让张艺兴当皇后这事情,该交给鹿晗去办,鹿晗这人,杀人不眨眼。 想来边严应该不会是绊脚石了,他儿子被朴灿烈那个满城皆知的花花公子娶了,长安城又有一场好戏,到是好玩儿了。 “张公子,我家主子请您过去小聚一下。“小宫女来传鹿晗的话, 鹿晗破例住在宫里,和吴世勋一块儿。吴亦凡到也不怕他俩在晚上给他惹什么事,一头贪吃的鹿,和一个粘着鹿晗的放下刀就是小孩儿的将军,能干什么? 鹿晗的宫殿倒是讲究。这是张艺兴的第一印象。当他见到躺在吴世勋怀抱里衣衫不整的鹿晗的瞬间,还未来得及反应就突然觉得有人从背后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你们在这种应该服丧的日子里干什么呢?”吴亦凡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同时,一只手揽上了张艺兴的腰。 张艺兴想把吴亦凡的手掰开,吴亦凡反倒夹紧了他。 “还说我们,你不也是吗?”鹿晗的声音软软的,把头歪向一旁,吴世勋揽了揽鹿晗的腰身。 “起码没你们那样白日宣淫吧?”吴亦凡反问,又把头搁在张艺兴的颈窝。 “吴世勋,我累了。”鹿晗像是撒娇一样说了一句。 吴世勋抱起鹿晗就往内殿走去,留下吴亦凡和张艺兴。 “你能先放开我吗?殿下。”清冽的声音响起在吴亦凡耳旁。 “让我抱一会儿你,就一会儿。“ “我又不走,你抱一辈子都行。” 张艺兴与吴亦凡爱情中第一个誓言:一辈子不走。 Chapter 4 (下)执手 张艺兴醒来时,鹿晗带着一脸邪笑盯着他看。边看边笑:“皇上居然还没把他给办了。” 像是留恋被子的温暖,张艺兴又往床榻里面缩了缩。鹿晗想来是没玩够,冲着张艺兴露在空气里的脖子吹了口气,张艺兴立马缩了起来,在床上像个被子团子。吴亦凡下了朝回来刚看到这个场景,一个眼神给吴世勋,某人马上心领神会把鹿晗抱到一旁。 “还不起来?“吴亦凡坐在床上”朕可都下朝回来了。“凑近张艺兴的耳畔轻轻的说着。 谁知张艺兴嘟囔了一句惊死所有人的话:“你是皇上嘛,我又没有官职,别吵,困。”说罢又嘟囔着动了动身子。 吴亦凡一把掀起张艺兴的被子,只穿里衣的娇好曲线直直落入吴亦凡眼睛。像是被冷气冻醒,张艺兴一下子爬起来,睡眼惺忪的朝着吴亦凡喊道:“被子,给我!“ 吴亦凡抓着被子的手依然不松开,张艺兴扑腾着去抓。一个不小心就跌入了吴亦凡怀里,刚下朝的新皇还未更衣,身上的装饰物又沉重,一下子就被张艺兴扑倒在地上。吴亦凡哪受得了被人压,一个翻身就把还在乱动的张艺兴扑倒。 这时,鹿晗突然来了句:“陛下就真的忍不了了?张公子可要小心了,陛下这可是忍了19年的火,公子保重。”说完就立马无视吴亦凡那要喷火的眼神,拉着吴世勋离开,一路上还说着:“世勋呐,咱们帮陛下处理处理那帮迂腐吧,就当今日赎罪啦,哈哈哈啊哈……” “冷~“张艺兴突然嘟囔着,打破了宣室殿的寂静。 吴亦凡立马起身,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给朕更衣。“ “你说谁?“张艺兴揉了揉眼睛“我?”说着环顾室内 “这么大地方只有你,朕还能说谁?” “哦” 张艺兴从地上爬起来,轻轻地揽住吴亦凡的腰,腰带应声而落地,张艺兴垂眸认真的样子让吴亦凡的眼睛里添了一份柔情。男子的手指修长,在腰间游走。朝珠,和重重外袍落地,张艺兴也不管乱不乱,全部往地上一丢,直至里衣。 “然后呢?”张艺兴抬头。 吴亦凡走向柜子,拿出一件天青蓝的外袍,自己穿好,坐在床边。 “过来啊.“吴亦凡向张艺兴招手。 张艺兴把吴亦凡的朝冠拿下来,又把朝服一件件地叠好,收进柜子。站到吴亦凡面前,黑发垂落,轻问:“你......还记得我吗?” 吴亦凡凝视着张艺兴的眼睛,一字一句:“记得,永远不会忘。” “我以为你昨晚只是心血来潮,原来你还记得我。”张艺兴的声音突然激动。 “傻瓜啊。”吴亦凡揉了揉他的头“我怎么会忘了你?你还要带我去看忘川呢,你还没给我吹笛子呢,你还……”嘴角露出了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宠溺笑容。 “我想你了。“张艺兴伸出食指比到吴亦凡的嘴唇上,”很想,昨天我见你时都要疯了,怕你也把我赐婚,我害怕你早就忘了我,我害怕你……“ “你是我四年来在深宫中唯一的阳光啊,思念如荆棘,缠绕了未央,困住了我,困住了我心中的你。思念发芽,如同玫瑰的根茎,每长一寸都在我心底刺深一分,你这让我心如滴血的人儿啊,我怎么舍得不要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傻。“吴亦凡把张艺兴揽入怀中,轻轻地呢喃。张艺兴的泪水一滴一滴地滴到吴亦凡的发里,顺着颈子,流到心上。 从远处看,幔帐下的两个人相拥着,诉着情肠。风吹过帘幕,轻纱与发丝,发丝与思念,思念与情殇,生根交错,世世不休。 长安城沉寂了一个冬日的阳光终于展颜了,天下都知道,新皇登基,大赦天下。 在温暖的宣室殿里,只有吴亦凡和张艺兴知道,他们......重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