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着镣铐也要跳舞 by主播 佳爷

戴着镣铐也要跳舞 by主播 佳爷

2016-01-21    12'15''

主播: 读书有疑

939 71

介绍:
文/方二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随便戳开屏幕里的一篇文章,都像是在发邀请函“来,干了这碗鸡汤。”打了一剂15ml的鸡血针,见效真不是吹的,你会在内心深处告诉自己“我要努力,我要奋斗,就会成功!”鼓舞人心的程度毫不逊色于安利的营销大会。同样在高中时代,一篇北大姑娘写的《花开不败》,足以成为高考前广大学子的持久兴奋剂。只是,作为成年人,必须学会明白:故事的开头各有各有的辛酸,故事的结局也千差万别。有些人的起点是你的终点,有些人从15岁就出来打拼,从一无所有发展到现在的身无分文。 看过一个电影叫《等风来》,里面有句台词至今记忆犹新:别折腾,没什么用。细细想来,的确有那么一回事:扑腾一番,最后还是被困在了一个特定的笼子里,出不去。多次练跑,往脚下一看:咋还是在原地踏步呢。 人,有时候是要认命的。 走在大街上经常能自然而然地感觉到:那位女子很有淑女气质,or那个男子有绅士风度,羡慕嫉妒恨之感不禁油然而生。反观自个儿,屌丝一枚,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当即发誓:我要努力,向他们看齐。想法积极向上,行为缺乏考虑,看齐绝对没有那么容易。要认命的是——在旧社会,几代人才能养出一个绅士,一个淑女。在新社会,家族气质,底蕴的积淀,文化的传承,半点离不开前人。并不是一个人努力,就能完成几代人的使命。这一代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不可能下一代就贵族出入高档餐厅,贵族真是养出来的。但有必要注明的是:有钱不等于贵族。就像,漂亮不等于美丽。 上了这么多年的学,不难发现那些有家训的,有族谱的,都是名门望族出身,经过了几代人的积淀。所以颜氏家训、弟子规之类那么多人诵读,还不是希望自己能改变嘛,从他家的筑成史中汲取精华来助自己成长。而中国多的是二婷这样的无根之人。家族贫薄,蒙荫不了后代,只身如寄,或许漂泊也不算什么,也改变不来更多,倒不如自己活得恣意一些。前些天和一个朋友聊天他说“这两年一再刷新我对家庭,对亲人,对朋友,对爱人的定义,越活越只有我自己。” 我们常说登高望远,其实,一个人只有站的高才能看的远,和他是否足够努力没有必然的关系。看过一段话是这么说的“处于底层的人被上层放出的烟雾所遮住视线,他们看不清云层之上的塔尖,以为自己看到的便是整个社会。”是啊,古时有“寒门出贵子”这一说,在现代恐怕太难了,一个人出生的家庭若贫穷,那么自然不会接触到最先进的教育资源,在成长的起跑线上就输了。看外国名人传,很容易就得出结论:大多人都是名校出生,家庭显贵。中国也不乏这样的例子,去周恩来故居,能明显感觉到总理出生于书香门第,从小接受好的教育。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呢, 所以说命运之虚无,努力之然并卵。一个人活在自己命运的穹顶之下,能够达到自己局限的天花板就已经很牛逼了。也是之前看到过一本书说其实人间最好的,莫过于幸运。有些事靠幸运,纯粹的幸运。幸运是一切成立的基础。高中班里有个姑娘智力平平,努力又用功,根据平时成绩能上普通一本,高考足够幸运,收到了北大的录取通知书。反过来想,就算是大富大贵,如果一朝出了车祸,也是死翘翘。人一生都在高墙上走,随时会跌下来。一切都在变化中,谁也说不尽道不明明天会发生什么。就像找了个器大活好帅气多金的男人,你能保证它不轨吗?中国有命理这一说,冥冥之中,命中注定。 但生而为人,并不能因为自己不幸运或天命不好,就抱怨上苍不公,甘于堕落。内心频道从此就切换为:反正已经这样了,破罐子破摔也不过如此。没有这回事。不是说拿到很差的牌就直接不玩,这是在耍赖。毕竟一个人只能活一次,只能尽本分。或许在成功学里面这个词叫做尽最大的努力。在这个能力范围内,一个人能做的最大的努力,扑腾几天,努力向精彩这个词进军。 人在年轻的时候,就接受了以后会平庸过一辈子的残酷事实,是不是太残忍啦?好在希望是免费的,梦想也是不要钱的,怀抱热情,快活地过。每天傻逼兮兮地笑笑不好吗,总比一天到晚愁眉苦脸好多了。形而上的东西是苦的。幸而有形而下之丰饶嬉皮。或许我们还不够勇敢,像王小波一样,立志成为一个无用的人。但至少可以做个贱贱的萌萌的,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日子,可是有盼头的。 不必责怪自己没有站在金字塔的顶端,更不必怨恨家庭没有提供视野和见识的空间。有时候一个人的眼界格局,或许作用并不大,那是上层建筑的部分。一个人的本事,是基础,一切的基础。那些说自己看透而活得跟loser一样的,都是那种以为掌握了大格局就有了一切的人。看问题深没有用的,就像一个人的鞋子,并不是越大越好,因为解决问题的能力才是关键,而不是看问题的能力。最好一切都跟自己匹配,不匹配的话,就会生出鬼鬼祟祟的气息。有一个自己踮起脚尖能够得着的目标其实也挺好,至少捋顺了不必拧巴地活着。如果看开是必然过程,就沉浸进去,尽情纠结尽情作。不会始终看不开的。我们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知道事物发展过程。只不过时间长短。所以,困惑悲伤纠结什么的,知道都只是过程,就好过很多了。不必担心未来,也不必担心自己会一蹶不振。永远不会的,只要活着,什么都会过去。一切都会过去,可能不会变好,但会过去。 纵然有太多东西无法改变,好在父母在尽最大的努力供养下一代,子女能做的大概只剩像鸭子般使劲扑腾了。十几年前吧,读小学,那会阿尔卑斯刚在我家那个小城风靡,二十几块一斤很贵一般人吃不起,有次周末回家我妈从抽屉里掏出一根,说别人给她的舍不得吃特意留给我的,我一看是“阿尔泰斯”,好一个山寨,我当时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二婷爸妈都是初中毕业生没有太高的文化水平,但在教育我的问题却倾注了所有心血,用他们仅有的远见卓识把我送进县城最好的小学初中以及高中。好在现在我长大了他们有什么事都会跟我商量再去决定做不做,爸觉得我读书多说话有水平那是他的骄傲,妈觉得将来我一定会有出息并能过得好。可能最后事实并没有如他们所愿,但带着这份信念,就够了。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二婷站在大学阶段的末端,并没有家人安排好的工作,反而很庆幸自己能慢慢寻找,自己去探寻外面的世界。读书练字学烘焙,运营着自己粉丝不多的公众号。大概就是胸大无脑梦想基本破碎,命中注定靠智慧征服世界了吧。 不着急。命运怎么来,就怎么接招。 By 编辑组F 读书有疑 微信公众号丨doubtsinreading 投稿信箱丨doubtsinreading@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