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来岁牡丹时,再相逢何处【贺圣朝·留别 叶清晨】

不知来岁牡丹时,再相逢何处【贺圣朝·留别 叶清晨】

2021-11-21    07'21''

发布人: 每天读诗词

1936 13

介绍:
贺圣朝·留别 叶清臣 满斟绿醑留君住。莫匆匆归去。 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风雨。 花开花谢、都来几许。且高歌休诉。 不知来岁牡丹时,再相逢何处。 人生就像一次长途旅行的客车,在路上不断有人上车、下车,而我们自己也因此也少不了离合聚散。曾经陪伴自己路途的老友,要离开去追寻自己的人生方向,这时的离别就降临了。离别是一种人生常态,当面对与老友的离别,有人会与将要离开的朋友宿醉一场,有人会选择独自一人在一个角落歇斯底里痛哭一场,也有人把这种离别的伤痛埋在心里,化作对好友的祝福。 当然虽然时间长河的流淌和科技的力量能把离别后重逢的代价降低,如今的高铁、飞机把古人“朝碧海暮苍梧”的梦想变为现实,但有了万水千山的阻隔,交通的便利仍不能把离别的伤痛掩盖。因此,不管千年之前马车和船只有多慢,现在飞机高铁有多快,相隔两地的思念仍无法代替朝朝暮暮的相守。因此,从古至今,离愁别绪让人神伤,漂洋过海来看你仍是我们一直期许的浪漫情怀。 面对离别,那种愁绪似乎从未消失过。古人面对爱人的分离会说“臂上妆犹在,襟间泪尚盈”、“不如饮待奴先醉,图得不知郎去时”,面对与老友分别也会惆怅吟出“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几重”、“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关于离别的心绪吐露,在诗词中实在太多了。有临别时强掩伤痛的苦楚,有把酒祝东风的洒脱,也有日暮酒醒人已远的自我麻醉,当然还有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的释然。 而今天的这首离别词既有临别时的万分不舍,又有对离别后不知何时再重逢的担忧。当然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分别,纵有不舍,也有一种坦然。 “满斟绿醑留君住。莫匆匆归去”所谓的“绿醑”就是新酿的美酒,就像白居易那首“绿蚁新醅酒”一样,在古代新酿的酒在还美酒过滤前都会有一层绿色的漂浮物,所以经常被称为“绿蚁”、“绿醑”。这句话直接把我们带入了一个离别宴席的场景,主人叶清臣在离别的酒席上,豪气地把自己和朋友的酒杯斟满,想要留住即将远行的友人,劝他不要急着赶路,多留些时日,这富有画面感的诗句,在古装电视剧里面曾被一幕幕得展现,可到底是文字最能感人还是视觉呢?我相信读了这首诗我们已经有了答案。 “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风雨” 离别偏遇暮春的雨,如今这场离别就像眼前的雨,带着惆怅淅淅沥沥地把春天带走,留春不住,更留人不住,三分春色已消逝,换来的只是这酒杯中的二分愁和帘幕外的一分风雨,风雨带愁送春归去,送友远行。 “花开花谢、都来几许。且高歌休诉” 风雨中,曾经绚烂了一季春色的花儿被吹落,都说落花无意,那只是没经历过花落瞬间那种极力想要挽留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吧,在这一刻,曾经的美好都将成为岁月年华里的追忆,再也无法重现。花开花谢、聚散有时,岁月的脚步我们无法阻挡,聚散的现实谁又能反转呢?与其泪湿青衫,不如高歌一曲,把伤情的话藏在心里,把那些曾经奔赴山海星辰的过往唱出来,期待下次的重逢。 “不知来岁牡丹时,再相逢何处”高歌唱罢,在离别之际试图洒脱的心再次跌落惆怅的谷底,渡口的船夫已经起棹催促赶路,友人远去,春色已暮,所有的相聚都如这绚烂的春色,所有的离别都如这暮春的风雨,只是不知明年牡丹花开的季节,我们再相逢何处呢? 读完这首诗,你是否想起了远在他乡的故知呢?但愿明年疫情散去,花开之时,相逢在最美春色里,把相思写在柳梢上,让春风抚平岁月的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