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人间惆怅客,惆怅的不仅是爱情

纳兰:人间惆怅客,惆怅的不仅是爱情

2021-11-18    10'00''

主播: 每天读诗词

1227 9

介绍:
我是人间惆怅客,他惆怅的不只是爱 有很多人说词过了南北宋,便已经落满了尘埃,即便打开也索然无味。可就在清朝早期,在京城满洲正黄旗的宰相府中,一位小男孩呱呱坠地,一声啼哭便把已尘封400年的诗词画卷重新铺开...这位贵族公子便是纳兰性德。 翩翩公子的书生意气、长情温婉的而又痛彻心扉的真情流露是我们对纳兰性德的初印象。他出生贵族,一生仅30年光阴,却把他的深情晕染在笔尖,书写了不朽的词坛神话,被王国维称为“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北宋以来,一人而已”,宋词的沉寂了400年后,重新焕发出了深情的色彩,李后主在长眠700年后又遇到了知音,花间词派在温庭筠、韦庄、晏几道几位巨擘之后,再次奇葩重开。 纳兰的词,我们读来,很多都是与他妻子卢氏有关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他和妻子卢氏虽然未能长相厮守,那份深刻而又刻骨铭心的爱却被我们传唱了几百年。难道纳兰性德一生只为爱情泣血吗?其实除了爱情,在纳兰心中,友情同样隽永而真挚。那在纳兰短暂的人生中,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一位男人、一位朋友是谁? 于中好·握手西风泪不干 纳兰性德 握手西风泪不干,年来多在别离间。 遥知独听灯前雨,转忆同看雪后山。 凭寄语,劝加餐。桂花时节约重还。 分明小像沉香缕,一片伤心欲画难。 这首词乍一读来很容易误解为是纳兰在与爱人分别之际写的,其实这是纳兰写给好友顾贞观的。顾贞观是谁?首先顾贞观是一位汉人,出生在江苏无锡,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江南才子。他与陈维崧、朱彝尊并称明末清初“词家三绝”,可见在诗词文学造诣上,顾贞观也是一位大家。 顾贞观比纳兰大18岁,在当时清朝初期,满人高傲自居,不与汉人为伍,而纳兰作为满族正黄旗的贵族,且父亲明珠是康熙一朝的肱股之臣,却仍能抛下偏见,与顾贞观结为好友,可见在纳兰是性情中人,他的心也无比澄澈。当时顾贞观来到京城,经人推荐到权相明珠府上给21岁的纳兰当老师,正是这次机会,纳兰和顾贞观兴趣相投、亦师亦友、互相欣赏,结为一生挚交。这期间,顾贞观在京城5年,两人还曾一起为“丁酉科场案”的好友翻案,轰动一时。“久居兰室而不闻其香”两位才子互相成就,也使得纳兰在诗词创作方面日益精进,良友在侧,也是人生一幸事。 而五年后,顾贞观母亲去世,南下返回无锡老家为母丁忧,在分别之际,纳兰写了这首词,送别顾贞观。两人5年时间虽同在京城,但也是聚少离多,如今好友南下,更是一次长别,如何不让人惆怅。 “握手西风泪不干,年来多在别离间。遥知独听灯前雨,转忆同看雪后山”词的上片是在回忆过往,西风渐紧之际,与好友分别,感伤之际,两个男人的眼泪已婆娑,回想这么多年,他们聚少离多,此后一别,多少个夜晚将独守孤灯听夜雨,诗文只能遥寄,知音远隔山水万千重。可让彼此欣慰的是,毕竟曾一起看琼花满山,煮酒论诗,也可聊慰离别之苦。 “凭寄语,劝加餐。桂花时节约重还。分明小像沉香缕,一片伤心欲画难”山水迢迢,分别之际只能暂凭几句寒暄之言以相寄,此后要多加餐饭,在你那边桂花开时记得回来相聚。离别已在眼前,归期不知何年,待你走后,只能在沉香缕缕中看着你的画像,寄托思念之苦,可这种伤情如何画得出来? 顾贞观是纳兰一生的挚交,自结交之日便彼此信任和依赖,“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这种旷世友情,已超越千古,是两人一生中另一半的热情。可即便顾贞观丁忧后如期北上赴约,知音重逢的日子竟是须臾,没过多久纳兰撒手而去,顾贞观悲痛欲绝。“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这是顾贞观写给纳兰《金缕曲》的一句话,两人相识不足10年,却将彼此深情相付,镌刻在了山水星空中。 一生中有一挚爱之人,相守一生何其幸运;而一生中有两三知音挚交,互相鼓励搀扶,走过坎坷与坦途,哪怕到站了,要分别,也足够燃烧我们风雨一生的另一半热情。“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纳兰一生30年光阴,是不幸的,可他足够深情,有曾经深爱的妻子,有山水不渝的知己,又何曾不是幸运的呢? 文末附上几首纳兰写给好友的诗词吧: 点绛唇·小院新凉 纳兰性德 小院新凉,晚来顿觉罗衫薄。不成孤酌,形影空酬酢。 萧寺怜君,别绪应萧索。西风恶,夕阳吹角,一阵槐花落。 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 纳兰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金缕曲·赠梁汾 纳兰性德 〔清代〕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缁尘京国,乌衣门第。 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 不信道、遂成知己。 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 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 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