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璟:李煜是遗传了我的才华!

李璟:李煜是遗传了我的才华!

2022-01-14    06'12''

主播: 每天读诗词

1091 9

介绍:
二、李璟 《词史》中有一句话说“言辞者必首数三李,谓唐之太白,南唐之二主与宋之易安也。”这里面南唐二主便是李煜和他父亲李璟。李璟是南唐第二任皇帝,后来对被后周的猛将赵匡胤打怕了,便对后周称臣,李璟也就成为了南唐中主。 李璟在位期间虽然是南唐国土面积最大的时期,也消灭了闽国和南楚,但那多半是靠运气,当面对北方的后周则节节败退,被迫求和。李璟在位期间奢侈无度,喜欢管弦丝竹得奢靡享受,不听谏言,政治上也比较腐败。他重用冯延巳等宠臣做宰相,较长时间沉醉于宴饮歌舞中。 但在文采上,李煜便是传承了其父亲李璟的优良基因。李璟这位国主喜欢诗词文学,这也是冯延巳独得其恩宠的原因之一,与冯延巳这样的词人一起待久了,李璟的诗词造诣也非常之高,有不少千古名句。 摊破浣溪沙 李璟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 “浣溪沙”这个词牌非常常见,就是两阕、六句、每句七字,共四十二字的小令。摊破在句子上和字数少就是前后阕最后分别多了一句话三个字。 这首秋词非常出名,秋天刚刚过去,我们对秋的感知之一便是西风残荷。李璟在秋日漫步湖畔时,看水中荷花已凋谢,枯萎的花朵下那翠绿的荷叶也已在秋风中斑驳。西风吹起,绿波微漾,愁绪随之满怀。此际人与秋光共憔悴,那还忍心看水中残荷。 夜晚的窗外,细雨绵绵,梦中边塞的风沙和孤烟变得朦胧渺远,从梦境中醒来,寒笙已吹彻,余音在小楼庭院内久久回荡,愈发难眠,可秋夜渐长,如何消磨这眼下的孤独与凄凉?泪水早已模糊,可满怀的怨恨如何能排遣,苦雨滴落在檐角,寒凉浸染在帐帷。模糊着双眼走到门外阶前,倚在着阑干上,就让这凄风冷雨陪伴自己熬过这漫漫永夜吧。 摊破浣溪沙 李璟 手卷真珠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回首绿波三楚暮,接天流。 在某一刻,或许是雨落下的时候,或许是花朵凋零的那一刹那,或许是晚上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总会有莫名的惆怅,我们思考人生的意义,想在过去的日日夜夜里寻求人生的方向,但怎么想都不会有答案。愁与喜很多时候都让人捉摸不透,但正是这些莫名的思绪,让我们在花非花、雾非雾的迷茫中渐渐懂得了活着的意义。人生嘛愁也好、喜也罢,顺其自然,拼尽全力就好了。青鸟怎么会到九天之外传递爱的讯息呢,丁香花在雨中绽放花蕾也只是奔赴与春的约定,一切自由定数而已。回首江河,揽烟云入怀,依旧是斜阳映碧波,春水自东流。 “南朝天子爱风流”,对于李璟而言,他身为南唐一国之主,纵情与歌舞玩乐,沉溺于文人墨客的无端神伤之中,这是面对北方后周势力威胁的自我麻醉还是纯粹的闲愁的?“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对于他自己,对于整个南唐而言,未来何去何从只有他心中有答案,从金陵迁都南昌就能解救他自己和这个国家吗?想必也是徒劳。 历史总是让人意想不到,他死后,六子李从嘉也就是李煜继位,南唐江山李璟错付,但对词界而言,这位南唐第三任国主,却将青出于蓝。